首頁文章詳情頁

被V神偏愛的Zcash,爲何在三大匿名幣中表現最差?

本文共2842字,需花費8分鐘來閱讀
本文來自:哈希派,作者:LucyCheng,星球日報經授權轉發。未正式開挖,期貨價格已在BitMEX上炒到1400美元左右;創始塊剛誕生,價格隨即哄擡至200萬...

未正式開挖,期貨價格已在BitMEX上炒到1400美元左右;創始塊剛誕生,價格隨即哄擡至200萬美元/枚——2016年推出的Zcash,無疑是當時的幣圈黑馬。其上線不到半年便被暗網第一黑市AlphaBay接受,相關匿名技術還相繼獲得以太坊、波場、摩根大通旗下企業級區塊鏈Quorum、以色列技術開發商Starkware等等項目以及公司的青睞。

部分數據及資料源自:Coinmarketcap,Bitinfocharts,feixiaohao

不過截至目前爲止,Zcash在暗網的使用率以及普及度依舊不高,網絡內選擇採用其隱私交易的佔比還不及總體交易的五分之一。與已逐漸發展成爲暗網世界最活躍幣種的門羅幣以及受4900多家商戶支持的達世幣相比,誕生較晚但獲得更多圈內大V支持的Zcash這三年來的發展似乎不太理想。

左圖爲近一月內通過透明交易與隱私交易的Zcash在網絡內的佔比情況;右圖爲近一個月網絡內透明交易與隱私交易的佔比情況(數據源自:explorer.zcha.in)

還未找到自身定位的Zcash

與Zcash以及達世幣不同,三大匿名幣種中門羅幣所有的交易都是匿名進行的,再加上其抗ASIC的決心,使得門羅幣能夠快速且大範圍地打入暗網市場,同時獲得新晉暗網幣王的稱號(詳情可查看哈希派之前發佈的《價格低迷的門羅幣,憑什麼擠掉BTC成爲「暗網幣王」》)。而匿名性相對較弱的達世幣,則憑藉着其即時交易屬性以及市場化策略,逐漸在拉美地區流行起來;至於同樣具有隱私交易選擇彈性的Zcash,當前在市場的定位以及具體適用場景卻依舊模糊。

從項目以及部分大公司的態度可知,Zcash匿名技術zk-SNARKs的市場關注度高於門羅幣採用的環形簽名技術;但是依照暗網以及隱私交易的使用情況來看,前者的匿名特性並沒有得到充分發揮。如上文所說,月內Zcash用戶選擇使用隱私技術的交易低於20%(其中完全匿名交易佔比不足2%),而且網絡中95%左右的ZEC均存儲在沒有屏蔽保護的公開地址內。此外值得關注的是,當前接受Zcash的暗網市場不及7%,低於佔比16%的達世幣,而與末位的VTC相比,僅多出一家支持其支付的暗網市場(數據源自:The Block本月發佈的分析數據)。

※據The Block本月分析的31個暗網市場數據顯示,約95%的市場接受比特幣支付,近半成的市場支持門羅幣付款;而接受Zcash的暗網市場不到7%。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僅有比特幣以及門羅幣具有獨家支持的暗網市場。(數據源自:The Block)

理論上來說,Zcash採用的多層密鑰結構,適用於不同的應用場景;可讓部分用戶實現屏蔽交易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貼近監管需求,避免了被政府部門全面封殺的風險。得益於此,Zcash與達世幣相似,較門羅幣獲得更多交易所的支持,其中甚至包括了致力於合規化的Coinbase(去年10月上線,本月已下架)。但是這種“黑白兩道”都想沾邊的做法,無形中降低了暗網用戶的使用慾望,畢竟完全隱私以及匿名狀態對於暗網市場來說是追求也是必要基礎。而這或許也是Zcash技術升級過後,其隱私技術使用率依舊不高的原因。

數據源自:Coinmarketcap

事實上,前期Zcash的隱私交易未能廣泛應用還與其生成成本有關。在Sprout以及Overwinter階段,爲了生成可讓礦工使用的零知識技術證明,每創建一筆完全私密交易時發送方都必須經歷一系列精確的計算,耗時數十秒,交易佔用內存高達3 GB;迫使當時大部分用戶乾脆放棄使用隱私技術直接進行透明交易。直至去年十月Sapling升級優化過後,其發起匿名交易的用時才縮短至一秒之內同時所需內存也下降至40 MB左右,讓移動端交易成爲可能;而下一階段Blossom升級並添加鏈下輕量級交易技術BOLT過後,其隱私交易技術還將進一步加快。

Zcash的路線圖分爲四個階段

如果按照團隊的規劃發展,成功實現快速便捷的隱私交易,再配合上市場化策略,未來Zcash或許也能如達世幣一般在線下小額支付場景尤其是深陷通貨膨脹危機的地區,逐漸流行起來。不過從本月中旬該團隊公佈的消息來看,Zcash似乎志不在此。

三大匿名幣種的鏈上活躍情況(數據源自:https://blocktivity.info/)

該匿名幣種開發公司ECC高管Josh Swihart接受採訪時表示,他們現在的目標是將Zcash變成一個人們可以構建用於所有DeFi應用程序的平臺,“如果要貸款,如果要進行DAO,那麼所有這些工作也可以使用Zcash來完成。最終,我們希望Zcash Shielded可以在以太坊智能合約中使用”。

暫且不討論未來Zcash能否藉此找到其市場定位,單單從技術層面來考慮,就能預見到這個目標對於Zcash來說還有很遠的路要走;因爲現階段Zcash所實現的高效快捷隱私交易是通過犧牲其可編程性來獲得的。而ECC產品設計師Daira Hopwood也曾在今年的Zcon1年度會議上承認,目前Zcash的模式無法擴展,如果要實現轉變(往以太坊相似的方向發展),就需要從頭開始建造新的區塊鏈。

被團隊矛盾拖累的發展進程

匿名技術難以充分發揮以及存在些許衝突的路線規劃,使得Zcash至今未能找到適合自身的應用場景;而不可忽視的是,同樣在其中起到阻礙作用的還有該加密幣種團隊以及社區的內部矛盾。

去年六月Overwinter升級之際,Zcash Windows錢包軟件唯一維護人員D. Jane Mercer因資金困境向社區發起威脅,稱如果沒有得到工作資助,他將停止客戶端開發並打造新幣與Zcash競爭。今年六月,Zcash母公司前僱員Simon Liu同樣因爲股權糾紛向該公司發起高達200萬美元的違約訴訟;九月ECC還與Zcash基金會就其商標引發爭議。而今年五月以及九月Zcash透明度報告上先後顯示的財政赤字,更是讓其處境雪上加霜。

左圖爲,2018年下半年ECC公司的支出類別;右圖爲,2019年第一季度ECC公司的支出類別(圖片源自:ECC公司發佈的Zcash透明度報告)

根據報告顯示,2018上半年ECC就已出現入不敷出的問題,而下半年則顯現出赤字進一步擴大的跡象。按照該時間段每枚ZEC均價60美元來計算,ECC去年下半年的總收入爲220.5萬美元;減去每月70萬美元的總支出以及95萬美元的額外推廣經費,其2018下半年將近虧空300萬美元。而且Zcash這種虧損狀態還延續至今,在ECC對其支出份額進行調整後,該公司2019年Q1依舊出現了55.8萬美元的虧損。

資料源自:Zcash官網

造成這些矛盾以及資金困境的原因多多少少與Zcash的創始人獎勵機制有關。爲了讓Zcash能夠順利起航,在2015年立項時,經過社區討論決定將前四年產出的ZEC的20%分配給創始團隊,另外80%分配給礦工。但是隨着ZEC價格的波動,該分配比例的合理性多次引起社區爭議;同時方案執行期限2020年10月的逼近,也讓社區對於開發者後續資金問題產生擔憂。

按理來說,面對一系列棘手的治理以及資金問題,社區急需尋找新的方法來維持運營。但截至目前爲止,該團隊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機制讓成員達成一致。八月ECC首席執行官Zooko Wilcox呼籲創建新開發基金,未果;七月和平硬分叉Ycash的出現,亦沒有對市場帶去太多的影響。根據該分叉幣創始人Howard Hoo的說法,Ycash將原鏈網絡的創始人獎勵從20%降低至5%,是希望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原鏈開發團隊未來的資金困境;但是當前Ycash還未被Coinmarketcap收錄且月內日交易量普遍低於3萬美元。

雖然Zooko Wilcox曾發博文承諾ECC會全力以赴尋求新支撐;但如若該團隊未能在一年時間內較好地處理這些資金問題,很大程度上會影響Zcash的後續發展。而Zooko也在今年六月底舉行的Zcash大會上坦言,ECC必須儘快尋求解決方案,否則公司將不得不放棄該項目,“如果資金可供項目運行的時間不足12個月,我們就只能被迫從事其他業務以保障公司的收入。”

曾經紅極一時的Zcash,如今的發展多少會令人失望。而更爲棘手的是,擺在它面前的不僅僅是表現不理想而已,接下來能否持續發展也是個大問題。對此加密投資者WhalePanda發推感慨,其實Zcash剛推出時他想挖一些,但現在看來那是糟糕的主意;而Deloitte區塊鏈專家Tim Davis的言辭更爲犀利,直言Zcash已然是一個失效的項目,難以開發出長期用例。

※八月初,ECC首席執行官Zooko Wilcox發佈公開信談論“創始人獎勵”計劃,希望以另一種方式將其延長下去,從而解決後續的資金問題(圖片截自:Medium)

謀事在人,Zcash團隊可否渡過難關現在還難說,但是留給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距離上次Zooko發佈公開信表示將“很快”公佈一項社區程序已經過去兩個多月,我們依舊沒有看到任何進展;如果解決問題只停留在口頭上,Zcash的後續發展不容樂觀。

本文來自:哈希派,作者:LucyCheng ,星球日報經授權轉發。

1、本文僅是傳達資訊之目的,不代表獵雲財經立場,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2、獵雲財經原創文章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侵權必究。如需轉載請聯繫官方微信號進行授權。轉載時須在文章頭部明確註明出處、保留官方微信號、作者署名,如轉自獵雲財經(微信號:lieyuncj)字樣。
掃碼閱讀全文
右鍵可直接複製圖片
×
返回頂部